郑州木华酒店

银行里的钱也在滚滚而出,像流水从决口的大坝一泻千里,恣意汪洋,怎么样也挡不住。 什么都涨,什么都热,同样,什么都赚钱! 到了深圳,李和第一站是去于德的金鹿酒店,李兆坤被安排在这里。 金鹿酒店作为深圳新会展心的配套酒店,是深圳有名的五星级酒店。之前于德与寿山的四海酒店合并意见不统一,还是处于独立经营的状态。 李和的车还没到,于德和付彪、沈道如、黄炳新等人早早的迎在了酒店的门口。

李和也不想对他太严苛,电器店那点生意,他现在还看不上,随便他们折腾。 剩下的就是寿山与于德手里的酒店业务了,寿山自认为是餐饮业的元老,自然不肯向于德服输,可是去花钱买下于德华旗下的酒店,他又不怎么乐意,他琢磨了半天,也没琢磨出好办法。 于德倒是无所谓,他手里有三家酒店,放着也是腥不腥,臭不臭的,对他影响不大,因此他很大方的对寿山道,“我这三家你拿过去,钱我不要,我要你一成股,这不困难吧?” 寿山拔了口烟,实话实说,“困难。” 简直吃人说梦了,三家酒店酒店就想换他一成的股份,简直是笑话。

“怎么?你老板做大了?瞧不起人了,我就不能来了?”由于董浩重感冒,这次随同的是张兵。 “董哥感冒了,已经输了两天液了。”作为秘书,齐自然也是跟着的。 入住的酒店自然是四海酒店,李和还没来得及在房间休息一会,门就被拍响了。 “李先生。”进门的是于德、沈道如、黄炳新等人。 “这么齐整。”李和指着沙发道,“坐吧,又不是外人,还客气什么。”

他不敢直接找李和问原因,倒是先找了齐。 请客吃饭的地方选在了有名的建国大酒店,他比齐早到了半个小时。 “我没有来迟吧?”齐还特意看了看手表。 董浩笑着道,“是我来的早,今天李先生在家,我倒是没有事情做。” 齐道,“真是新鲜,你可是第一次请我吃饭。”

陆续六点钟开始,酒店的门口就开始出现各种豪华车辆,像办婚礼似得,于德等人站成一排在门口迎宾,握手然后寒暄两句,自然有服务员把客人迎进去。 唯一的区别就是没有签到台,更不需要请柬在签到台签名。到场的客人非富即贵,要是让人家签到就是闹笑话,全靠于德等人的眼力劲。 但是能到场的客人,都是通过于德等人的关系才知道李和的,所以于德等人都是认识的。一会儿于德上前,一会儿郭冬云,一会儿黄炳新,一会儿是沈道如,一会是潘友林,一会陈立,谁对客人熟稔就谁去迎。 大部分从内地和在港中资企业过来的客人都是于德和沈道如接待的,这些人有不少是在京城香格里拉酒店酒店见过李和的,其中也有一部分是通过其它关系过来的,甚至连李和本人都没见过。 一辆平治轿跑在酒店门口停下,沈道如看了下车牌,对其他人笑着道,“李超人来的也挺早。”

“这事不能再拖,日苯客人在这里停留的时间有限。”刘局长好像下了决心。 “我现在就去办。” 宋秘书也不在停留。 带着两个科员,直奔李和所住的酒店,在酒店殷切的陪同下,找到了正在餐桌上的齐等人。 “宋秘书,好久不见。”齐品着红酒,连起身的功夫都欠风奉,要不是有李和在,他根本没机会喝到这么好的红酒,自然要多喝。

四海酒店位于深圳会展中心的对面,他的旁边就是于德的金鹿酒店。 这种打脸的拆台方式,曾经让于德愤恨不已! 这是纯心和老子过不去啊! 要不是李和插手,两家都差点打起了价格战! 反正都是花李和的钱,没人心疼!

“哪里都一样。”老五和潘家的潘柳找到了共同语言,玩了一个多小时还没闹矛盾的,一定是她的真爱。 吴燕青道,“你看,小五都这么说了,你们就放心吧。” 在凌二和陈维维返鄢陵的前一天,老五跟着潘宥诚两口子走了。 从浦江转车到郑州,从郑州转到许昌,从许昌下来火车,两个人已经折腾了一天一夜。 凌二特别怀念高铁时代。

“不能吧?”李和搞不懂。 “说是再新开一家酒店。”酒店经理对寿山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但是绝对谈不喜欢,同行毕竟是冤家,何况这老头居然把四海酒店开的离金鹿酒店这么近,一到晚,“四海酒店”那闪闪发光的四个大字,显得太过刺眼。 这是绝对影响他们金鹿酒店生意的! 他身为酒店经理,要是以后生意不好,于德是要找他麻烦的。 他只能感叹,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他对于德道,“这几天不用陪着我,你只要陪着爱军就行,先帮着联系一家医院。” 于德道,“没问题,联系医院的事情包在我身上。” 李和道,“都出去逛逛吧,中午饭各吃各的,别憋在酒店里。” 苏明拉着平松和二彪逛街去了。 李爱军因为腿脚不便,也没出去,就跟于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关键词: 郑州华酒店 木华酒店 华益酒店 郑州 木华逅海酒店地址 郑州 木华逅海酒店 郑州 郑州木华酒店有限公司 上海木华酒店 郑州木华锦悦酒店官网 定襄木华酒店 木华逅海酒店团购 郑州 木华酒店地址 郑州木华锦悦酒店 郑州木华酒店 郑州华邑酒店 木华价格 郑州 郑州木华锦悦酒店预订 郑州木华锦悦酒店电话 郑州木华逅海酒店 团购 郑州润华酒店 郑州华驿酒店酒店 郑州华智酒店 郑州普华酒店 郑州木华锦悦酒店 团购 木华锦悦酒店 郑州 郑州木华逅海酒店 预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