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军人素描

“你小子日子过得不错嘛!” “郭同志好久不见。”看到郭东,李和恨不得去揍他一顿。当众这么多人,他不好去撕他脸面,只得接着握手的机会,给了个拥抱,小声附耳道,“你什么时候调到武警了?” 军队在没有服装大改前,许多人还是傻傻的难以分辨出武警和解放军来。 甚至人民日报这样的新闻媒体都搞不清,称呼上都能闹出笑话,想当然的以为是“公安部武警总队”、“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警部队”,普及错误程度最高的词就是“公安干警”。 这么容易让人误会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此时武警部队属于国务院、军委、公安部同时领导,但偏偏又不是最高领导,最高领导机关叫武警总部,妥妥的兵团级单位。

难道是笑话他堂堂一个大首富怎么就让人追着砍呢? 隐隐约约他听见了街面上警车呼啸而过的声音,他从阳台上往楼下看,前面过去的公安车辆,后面紧跟着的是一辆辆的武警车辆,如果他没识别错的话,大概都是森林武警和边防武警,车里都是人。 李和想是不是哪位大佬过来视察,他要不要挑个时间再行动? 要不然多影响社会的安定团结。 他没有急忙下决断,等晚上的时候看看情况再说。

郭东笑着道,“你以为呢。” 李和对军事的了解,不弱于他,他不信李和不知道。 “屋里坐。”李和见郭东这神态,瞬间了然,他下午在阳台上只注意看过往车辆和车辆里的人,而忽略了车牌。 郭东这些人只是换了一身着装,而车辆就没变。 解放军和武警最大的区别是一个负责御外,一个是负责内卫的,除了国内的抢险救灾,解放军一般是不会轻易在国内出动,即使出动,通常情况下都是换武警着装。

要是发生了对外战事,武警换身衣服也就成了解放军。 常说的军警不分家,这个“警”不是警察,而是武警。要是宽泛点说,也可以包括警察,因为许多地方警察也是退伍下来的。 “我介绍一下。”郭东没有坐下,开始向李和介绍带过来的人,指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道,“这位是市里的仇市长。” “你好。”对于地头蛇,李和还是客气了一下。对方伸手过来,他也热情的回应了一下。 “欢迎李董事长到我们市考察投资。”仇市长也是满面笑意。要不是郭东介绍,她怎么都不肯相信李和这么个人是个大商人、大富豪,是浦江最大的投资商,同时又是誉满香江。

“出来转转。怎么了这是?” 二彪扭头看看手里的青年,又一巴掌甩他脑袋上,才转过来堆着笑:“这小子不长眼,爪子伸我地盘上了。” 李和点了点头,对这事不想多管,不过还是提醒一句,低声道:“差不多就行了,别太过了,这里是使馆区,把武警引来了就是大事。” “明白。哥,你放心,没事的,我这是见义勇为,武警来了也算这家伙倒霉”,二彪立刻答应,转头又冲那青年头上甩一巴掌:“今天算你运气好,以后睁大眼睛给我看清楚了。听到了没?” 说完也不等他回答,手上使劲直接给那青年甩了个跟头。

这种双重或者三重领导,不止是在武警部队,在警察队伍也是一样,比如铁路警察、航运警察、民航警察这些职位肯定是属于公安部门领导,但是也受铁路、海事、航空等部门领导。 在省、市、自治区的武警领导机关叫武警总队,通常是军或师级单位,但是不能称呼为“某省武警总队”,通常称为“武警某省总队”。 媒体上都经常是这种笑料,何况是普通人。 当然,李老二不一样,他毕竟是混过体制的,要不是因为改革开放的大潮,他一定是干着那份一眼望到老的工作,享受着别人眼里皇粮加身的荣耀。 在体制里混,除了要训练演技,还要有能力,能力就包括见识,他毕竟受过高等教育,脑子灵活,是有点见识的,最差的就是演技,偏偏这还是最重要的。

陈有利嘿嘿笑了一下。 “我早上接到王哥的电话就让兄弟们打听到余勇的消息,然后就开始在余勇活动的地方开始守着,结果下午四点钟差不多吧,翡翠娱乐的门口先是警察上门查,后来武警都来了,前前后后被堵得严严实实,连只老鼠都进不去出不来。我们回来的时候,整个市区各个的主要路口不是武警就是警察,全城戒严。” 李和问,“余勇呢?” 陈有利道,“当然是被抓了!公安武警这么大阵仗,可不是去跳diso的!” “被抓?”李和还没有理清这是怎么回事。

女编辑转头看向江叙:“总编,这个少年战斗的事情,可以写吗?” 江叙想了想说道:“可以写,但不能描述他的战斗细节,而且不能有暴露他身份的细节。” “那这个可以吗?”女编辑拿起她的素描画:“这个作为配图,您也说过我们要记录真相,这副配图很模糊,我只是觉得他为我们战斗到现在,虽然报纸上不能出现他的名字,但放一张配图应该没关系吧。” 江叙看着那副素描笑了起来:“可以。” 江叙心想,任小粟这小子怎么圈粉圈到希望传媒来了……

董进步冷笑道,“你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犹不自知,姓刘的,实话就告诉你,你没戏了。可没几个人能享受到武警抄家的待遇。” 刘勇突然一愣,好像瞬间回过了味,他终于感觉到了这一次和以往的不一样。以往顶多就是警察堵门,而这一次是他亲眼见到一眼望不到头的武警车队。 而且,这一次从进来到现在,以往对他照顾有加的熟人,对他也是声色俱厉。 “哎,出于人道主义,我会尽快安排你出庭,让你少在这里瞎猜,很快会出结果。”李和站起身。 王元会意,朝着铁门拍了三下。

温衡,我不喜欢你。从来。 那个人的样子,真认真。 比她对待这泥土认真。 那一天,年未过完,他站在她的面前,身后是一幅白纸上的素描。 从暑假着墨,烦恼了半年才画出的证据,他取名:幸福的形状。


关键词: 武警军人素描 军人与武警 武警军人常识 军人武警 武警是军人 武警部队军人素描画 武警军人敬礼 武警军人漫画 武警图片军人 军人敬礼武警 武警军人卡通 武警军人素描铅笔画 武警军人 壁纸 武警 军人 武警军人恋爱 军人素描 武警军人图标 曾是武警军人 武警素描 武警伤残军人 武警军人被绑 武警警察军人 军人、武警 武警军人坐姿 武警军人素描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