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纪桓的情人

“给我搜他身!”老爷子冷笑。 两兄弟对视一眼,培盯着,兴上去搜。 而就在这时候,太医嘴角勾勒出一抹诡异冷笑,他迅速将一个瓷瓶往嘴里倒! 瓷瓶里丹药还没塞进他嘴里,他手就已经被苏落拉住。 “既然是证据,还是不要吃进去好,不然还要解剖你身体。”说完,苏落将瓷瓶从太医手里拿过来,打开来,倒出一颗丹药,细细闻了闻。

所以,就算是为了她自己,她也会派人来救他,一定会! 屈太医和他家人一起被拉进府。 老爷子高坐,下面的家众人,苏落和南宫夫人也赫然在列。 正中央跪着太医。 此刻太医不知道受过什么刑,整个人看上去萎靡不堪,他身子慢慢滑落,晕倒在地上。

最震惊的人莫过于太医! 这不可能,他明明…… “你明明在帮我医治时候给我下了毒,为什么我现在一点事都没有,你是不是在疑惑这点?”老爷子冷漠盯着太医。 太医表示很不对。 培和兴两兄弟还有什么不明白?齐齐将太医围住。

“如何?”老爷子看着苏落,从口中衣袖中拿出一枚漆黑丹药,“跟这枚是不是一样?” 众人清楚看到,苏落手里丹药跟老爷子丹药不仅颜色大小相同,而且连药味都是一模一样太医脸呈灰白色。 不用苏落说,培已经叫起来:“这两颗丹药是一模一样,父亲,刚才药师喂药给你时候,你没吞进去?” 老爷子白了他儿子一眼:“幸亏当时老子将丹药藏在舌尖底下,不然现在你看到就是你父亲尸体了,蠢儿子。”

苏落似笑非笑:“为什么?当然是为了屈太医了,你瞪着我干嘛?难道我说错了吗?” 太医恨恨别过脸去。 “既然你不说,那就只能请屈太医亲自过来接你了,到时候是非曲直自然清清楚楚。”苏落淡淡一笑。 老爷子冷笑:“培,你亲自去请屈太医,就说他徒弟在家杀人了!如果他不来,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是,父亲大人!”现在事情基本已经水落石出了,所以培答应很快。

蓦地,金色巨龙身躯快速缩小,重新凝成张若尘身影。 他手臂一挥,划出一道空间裂缝,击向其中一位手持黑色圣刀长老。 前一刻,欧阳看出张若尘意图,出言提醒:“长老,张若尘将要使用出空间力量,向右避退。” 那位手持黑色圣道长老,向右冲了出去,果然躲过张若尘打出空间裂缝。 张若尘目光,向欧阳瞥了一眼,心中生出警惕。

可是,无论药师怎样嘶声力竭吼着叫着,家的人都冷冷看着他,用看白痴一样目光看着他在那演独角戏。 到后来,药师感觉自己都疯了。 而此刻,培带着家护卫,紫衣带着龙凤族护卫,恶狼一样扑向屈太医府邸。 屈太医虽然是太医,可他家眷都住在城里,而不是皇宫里。 今晚,屈太医一个人坐在书房里。

老爷子眼眸微微一皱,冷声吩咐下去:“再去多请几个炼药师过来。” 老爷子对屈太医那一挂是不信任。 底下的人匆匆而去。 老爷子恨恨瞪了殷氏一眼,如果不是她得罪了苏落那丫头,何至于这么麻烦?真是头发长见识短! 而此刻,太医已经来到两个孩子面前。

兴他们全都大叫起来。 出来的人竟然真的是老爷子。 刚才老爷子发病他们全都看得清清楚楚,而且当时还是太医参与救治,怎么忽然间就…… 看老爷子容光焕发精神十足,哪里像是今晚就要断气样子? 大家都傻傻看着走出来老爷子。

屈太医发过誓不再踏入府一步,所以他徒弟来了。 这位太医姓李。 太医之前跟着屈太医来给老爷子看过病,所以当他看到傲然挺立在内堂老爷子,还以为自己眼睛花了呢! “老爷子,您您能下地走路了?”太医冲上去,上上下下打量着老太医。 哦,屈太医徒弟。老爷子眉头微微一皱,他可不敢让屈太医的人给他家人看病。


关键词: 李纪桓 李纪桓讲话 李纪桓坐车 李纪桓玉林 李李纪桓 李纪桓中 李纪桓 广西 李纪桓有事 李纪桓秘书 李纪桓风水 李纪桓简 李纪桓 云南 李纪桓的情人 图片 李纪桓父亲 李纪桓生平 李纪桓简历 李纪桓特 李纪桓赤峰 李纪桓云南 李纪桓的情人 套图 李纪桓贵港 李纪桓部长 李纪桓简介 李纪桓关系 李纪桓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