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丘孙守广

“嘿,小丫头又突破了。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墓老人很吃惊。不过他却知道萱萱被称作太古洪荒第一魔女,不是没有道理的。天赋与修为之强横让任何人都不得不惊叹。人王之后,萱萱绝对是女子中的顶峰人物。 “我老人家也来了!”墓老人手持生死盘又砸了过来,顿时让广成压力大增。而就在这个时候,辰南用洪荒大旗连续扫灭了五位缠住他地混沌强者,也飞身冲了过来,他知道广成才是大鱼,只要灭杀他今天收获将无比巨大!无面人一直跟在他的身旁,也不怎么出手,似乎专门在保护他一般。 “哈哈……好!”墓老人看到辰南冲了过来,哈哈大笑道:“今日召集人马,没有想到人还没召集而来,就如此开战了,我们灭杀广成,用他的鲜血祭旗!嘿嘿,小子,快让那无面人出手,看看我们谁先卸掉广成半截身体!” 辰南却并没有那么乐观,他几次命令无面人出手了,但对方都没有回应,无面人总是警惕的扫视着四方,似乎在防备着什么。辰南小声对墓老人道:“我们尽快轰杀他,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 洪荒大旗猛力摇动,一道道星辰之光凝聚成地神力,不断向着广成轰杀而去,被轰开的混沌海中绚烂的光芒到处激射,这里成了一片禁区!除却大战的四位高手外,其他人难以靠近半步!

问题的关键,还不止这个。关键是,他看见了那什么启灵、脱凡、守灵、觉醒、化妖这些自己闻所未闻的境界。 他感觉,自己仿佛看见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墨绯鄢的脸色阴晴不定:“注意紧心神,这妖鱼怕是不简单。” 沐脸色也极为难看:“我们小看了这个地方。” 韩非微微一瞥,看见沐手间捏着一块墨绿色的玉佩。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想来,肯定是沐觉得能让他保命的东西。

“有青山军在这里,大家都很听话。”三杰笑着说道,伸手指向一个方向。 青山军不是都去霸州了吗?再说这哪里有官兵?通判等人皱眉随着所指看去。 城隍庙前一杆大旗呼啦啦的迎风飘动,红旗金字,青山军。 “有这个旗在,大家都很秩序。”三杰笑道。 一杆旗在就能镇住难民序?以往可是有几百兵丁也挡不住难民哄抢的。

沉吟之中,赵牧阳神念一扫妙法派楼船,发现船上只有几个驾驭楼船的道基境修士,并无其它不妥,心中便已有所意动。 正要应下时,站在他身后旁听半晌的倪坤突然说道: “前辈,弟子有件古怪宝物不识得,赵将军也不认得。听闻长老乃妙法派年龄最长、辈份最高的长辈,见多识广、阅历如海,弟子便想冒昧请教长老,是否识得这件宝物。” 玉成一怔,看了倪坤一眼,问赵牧阳:“这少年是?” “他叫倪坤,是我道兵院弟子。”赵牧阳微微一笑,“此子有些莽撞顽皮,冒昧之处,请前辈见谅。”

辰南持着洪荒大旗,狂猛劈扫,最后竟然将他前方地网口不断的撑大,而后大旗居然挑了出去,他浑身上下煞气弥漫。透发着难以想象的强大威压,大吼道:“这里!” 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呼喊,全部飞快冲来,墓老人与萱萱相助于他,直接将出口撑得更大。其他人快速向外冲去。 广成大怒,持着混沌锤就轰杀了过来,萱萱则冲了出去,应战广成。避免冲出去的太古神惨遭毒手,毕竟广成乃是混沌遗民中的顶级强者,手中有重宝,非常的可怕。 天罗地网之外,再次展开了大战,外面依然有不少的混沌遗民,与诸多太古神惨烈搏杀起来。 “死老头你先撑住,我出去!”说到这里。辰南擎着洪荒大旗,冲出了天罗地网,墓老人用生死盘护住那个出口,等待还没有赶到出口地太古神。

“要冷静啊!”墓老人嘿嘿的笑着,道:“不要被胜利冲昏头脑,毕竟我们这里都是强者,而广成不过是混沌遗民中一方诸侯罢了,我们众强汇合在一起,如果再无法战胜他这个一方诸侯,就实在太丢人了。” “那也要乘胜追击一下吧,干脆把广成的老巢彻底拔掉算了!” 太古神中的有些人比较强势,赞同黑起地观点。 “对,说起来六界崩碎,除却天道之外,混沌遗民也肯定出了大力,今日我们就先灭掉他们一方诸侯,让他们知道一切都需血来还,大决战不可避免!” 墓老人略作犹豫,道:“好,今日就将战火烧大吧!我们继续,杀进广成的老巢。”不过,说到这里,墓老人有些尴尬,道:“你们谁知道广成在哪片混沌中修炼,谁知道他的修炼所在?”

铁心源四处瞅瞅,见侍卫距离甚远,就小声道:“丘掘墓,从陪葬中找证据。” 刘攽似乎很行动,舔舔嘴唇道:“魏武曾封丘中郎将,难道大王也要效法?” 铁心源摇头道:“我哈密物阜民丰,自然用不着行此下策,如果我哈密百姓真的到了易子而食的地步,丘是一定的。” 如今是安闲时刻,大逆不道的话也只是闲谈而已,霍贤自然不会当真。 倒是刘攽似乎很动心……

而这个时候。墓老人也冲出了天罗地网,将所有被困的人放了出来后,也直取广成。又是三大高手,同时轰杀混沌强者,而且辰南与无面人融合后,比之前强大的太多了。 上来之后,三人立刻将广成给轰杀的飞退出去数千丈,浑身上下鲜血长流。萱萱与墓老人就不用说了,现在辰南等若杀神,大有神挡杀神,天挡灭天之势,强大地气势无可阻挡,正处在巅峰状态。 大旗招展,直接将混沌锤压制了下去,旗面险些直接广成粉碎。广成直接又翻滚了出去。当然,也不完全是辰南之功,毕竟旁边还有两大高手硬攻呢。 广成知道不能战了!再战下去,非死在这里不可,虽然他的法力通天。但是独战辰南还可以,不过如果与三人死战,最后恐怕连灵识都被灭掉! “走!”广成大喝着,当先朝着混沌中冲去。其他混沌高手。立刻跟着撤退。

广微笑颔首:“恰逢一件要事,不得不提前返回,掌门可曾在闭关” 如今玄天宗掌门是虚道人,字辈之下最出类拔萃的人物,从小在玉皇山脚长大,幼时抓周就抓了个“虚”字,拜入玄天宗后也恰好是虚字辈,因此得了道号“虚重”,但世人常直接称呼他“虚道人”,如今年不过甲子,已然是外景巅峰,胜过劫等师伯师叔。 “回师叔祖,掌门前几日已经出关,这段时日都在处理俗务。”守着解兵池的弟子恭恭谨谨回答。 天帝道统最重规矩,是道门三家里对仪轨最为上心的门派。 “如此甚好。”韩广点了点头,悠然自得往上,一点也没有潜入别人门派的紧张和忐忑。

这情形显然出乎大家意料,风闻伯额上险些冒出汗来,喃喃道:“五仙灵阵少了一灵,这要如何启动?”山下的联军如狼似虎,眼看就要冲上来,结果山的灵阵居然短缺了斤两,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 哪一个屹立于世的仙宗没有些压箱底的手段?广成宫当然也不例外。虽然插翅难飞领域被破,却不代表它就没有其他手段了。这也是战争的最后阶段,广成宫将所有弟子都集中到主峰上来的原因: 隐仙峰上,还有自上古遗留下来的山大阵——五仙灵阵。 和洗剑阁的都天大衍剑阵声名远扬不同。五仙灵阵乃是作为广成宫的核心绝密保存下来的,历代只有掌门和尊者知晓,并且要以掌门令符加上当代掌门的精血方才启动。 洗剑阁将大衍剑阵四处宣扬。其意在敲山震虎,对有心来犯者起威慑作用,将威胁消灭于无形中。而广成宫这布在隐仙峰上的山灵阵秘不示人,除了要留作最后的保命手段之外,还有一个极重要的原因——


关键词: 封丘河务局孙红霞 封丘大广高速 孙国柱封丘 封丘孙成祥 封丘孙明德 封丘孙超男 孙封丘 封丘孙浩然 封丘孙湾孙风举 孙守领孙 封丘地税孙壮志 守广 孙守广 孙守 孙守广的全部文档 朱守礼封丘 封丘贾广秀 孙守亮孙守钢刚 孙玉杰封丘 封丘孙湾 孙风琪 孙守广经理 封丘一中孙广亮 北京 孙成祥封丘 封丘孙安武 沈阳路桥公司孙守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