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到林州火车站

那是...牧尘。 林州眼睛在此时愈发的睁大。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黄沙肆虐中,一道道人影自风沙中缓步而出,然后在距离这片战场约莫数百米之外停了下来,而那领头一人,正是牧尘。 此时的他,正面带微笑的望着眼前这片激烈的战场,旋即视线一转,盯着那逐渐睁大了眼睛的林州等人,笑道:“林州队长,好巧了,我们又遇见了。”

“你们先休整一下吧。” 落在山峰上,牧尘冲着面色苍白的林州等人淡淡一笑,道。 林州他们闻言,倒是愣了愣,显然是没想到牧尘会让得他们调息恢复状态,毕竟一旦他们实力恢复的话,倒也是有了一些反抗之力。 “我想林州兄应该也不是过河拆桥的人。” 牧尘冲着林州一笑,他手掌轻轻拍了拍身旁一块巨大的岩石,旋即屈指一弹,噗的一声,岩石便是化为粉末,飘散而下,他拍去手掌上的灰尘,脸庞上的笑容显得格外的灿烂。

“队长...怎么办?”那支被锁定的队伍,数名队员都是看向了他们的队长。 这位队长体型有些壮硕,那张面庞,却是略微有点熟悉,若是牧尘在此的话,则是会惊讶的发现,此人竟然便是他们在进入灵院大赛后不久,所遇见的那支来自荒灵院的队伍。 而此人,似乎叫做林州。 有关于木神殿分殿遗迹的情报,还是牧尘从林州他们那里得来,后来还合作进入木神殿分殿探宝,只不过在那次探宝结束后,双方便是分开了,没想到他们竟然也来到了这中心地带,而且实力还有着不小的提升。 不过此时的林州也是略显狼狈,那盯着周崖的神色,充满着忌惮,虽然他也是渡过了一重神魄难,可他明白,他是前不久才侥幸渡过,而眼前的周崖,实力恐怕已经快要触及二重神魄难了,他根本就不是对手。

林州队长,你倒是给了我个难题。”牧尘笑望着林州,道。 林州一怔,挠了挠头·道:“你不用有什么负担,其实这种事情在灵院大赛中挺正常的弱队被强队剥削,太正常不过,没人会多说什么。” “这里面的分数,我取一成,温清璇她们取一成·其余的,大家都分掉吧·毕竟这也算是你们的战利品。”牧尘一笑·道。 林州他们都是愣了下来,怔怔的望着牧尘,似乎是有点难以相信,毕竟他们之前也算是与一些强队合作过,但所谓合作,其实就是强队想要利用他们来当炮灰,而且每次最后的战利品分配·强队几乎都要霸占一半之多·而剩余的,才能由他们分配。 所以,类似现在牧尘这种一成的象征性抽取,他们都是有点不敢相信。

“这里是罗湖,前面就是火车站”。 “深圳有火车站?”,他真不知道深圳这时候有什么火车站,不是应该就是一个小渔村吗。 “以前叫深圳墟火车站,现在叫布吉火车站,我有时去东莞就坐这列车。解放那会,咱解放军就是坐这列车来的,差点跟英国鬼子干起来”,看来苏明也没少下功夫,说起来也是头头是道。 “你哋翻嚟了啊”,一个坐在门槛上的老太太看到苏明,就跟苏明打招呼。 “食咗饭未”,苏明笑呵呵的也用粤语笑呵呵的回答。

而且。在那半空中,还有着更多强悍的人物在虎视眈眈,特别是那天灵院的队长,吕天,那可是极端厉害的角色。 “把院牌交出来吧。我们只要分数。不想伤人,不过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我们也并不介意。”周崖对着林州伸出手来。淡淡的道。 “这些分数都是我们辛辛苦苦得来,如果今天被你就这样拿走了,我还怎么和大家交代!”林州最终还是一咬牙,他们这一路而来,经历了诸多残酷战斗,方才一步步的走到这里,如果今日被洗劫的话,那他们之前的努力,也将会付诸东流。 林州话音刚落。那周崖的面色便已是彻底的阴沉下来,强悍的灵力陡然席卷而开,他脚掌一跺,身影则是犹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林州面前。 “既然你不知道怎么交代,那就由我来告诉你!”

林州他们面庞一红,尴尬的道:“没事了,现在已经掉下来了。” 牧尘有些讶异,取出院牌一瞧,果然发现林州他们的队伍消失在了前十六的榜单。 “现在这前十六的名次波动很大,我们这段时间一直都没有分数入账,所以也就慢慢被刷了下去。”林州他们道。 牧尘点点头,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前十六的波动也会逐渐的趋于稳定,不过那个时候还能停留在前十六的队伍,才是真正的厉害了。 “那走吧。”牧尘站起身来。

李和带着张婉婷两个人拎着打包小包匆匆往火车站赶。 火车站依然是人挤人,人推人,二人磕磕绊绊地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幸亏有一个靠窗,不然车上真不透气。 火车第二天下午到了新乡,看着汹涌的人流,李和道,“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张婉婷笑着道,“又不是小孩子,哪有这么娇气,你要是下来了,回头你指不定就买不着票了” 李和也就没再坚持,护着张婉婷下车,看着远去的身影,傻傻发呆。

林州望着拱手的牧尘,嘴角却是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欲哭无泪,眼前这家伙,简直比邱北海他们还可怕。 牧尘对着其他人挥了挥手,然后都是靠拢了过来,就连洛璃都是微红着俏脸靠近,不过那水吟吟般的眸子中,还有着一些羞恼之意,那精致脸颊上的绯红,连一旁的林州他们都是看得呆了一下,旋即又赶紧转开眼神。 “林州队长,将你知道的情报说出来大家听听吧,如果真是有价值的话,我想我们或许可以合作一下,这对你们而言,应该也不算是坏处。”牧尘神色郑重了一些,他知道光靠威胁,只是下乘,只有双赢,才有可能让林州他们也是收敛所有的异心。 林州也是有些诧异的看了牧尘一眼,很多人都只是想要独吞情报,类似牧尘这样开诚布公的举止,倒是挺少的,不过牧尘的话也让他稍微的安了一点心,看这模样,后者应该不是那种得到情报就翻脸不认人的。 “这道情报,是我们在传送降落点那里获得的...”林州苦笑了一声,道:“当时因为与其他队伍交手,打碎了一座山岩。然后山岩中飞出了一道玉简,而玉简中记载的信息,便是有关一座上古遗迹。”

林州也知道眼前这少年同样不是省油的灯,也就点点头。旋即小心翼翼的道:“那牧尘队长是打算和我们合作,一起去闯那座远古遗迹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战利品又该如何分配?” “我们互相照应,进入遗迹,至于进入其中后,谁能有什么收获,就全看各自本事吧,尽量保证在同一阵营,有困难尽量拉一把,谁也别眼红谁,行不?”牧尘笑道,林州他们这支队伍,实力也不算弱,若是一起的话,也是能够增强不少实力。 林州他们对视一眼,沉吟一会,也就点点头,这样也好,免得到时候分宝不均出现误会。 “那我们现在动身?”林州迫切的道,他们原本就打算迅速赶到那座遗迹,只不过后来因为行迹暴露,这才被一直拖得无法脱身。 “去之前,最好还是把你们这名次刷下来吧,谁现在没事就火急火燎的登上去,那不是自找麻烦吗?”牧尘耸耸肩,笑道:“我们能找到你,也是靠这呢...”


关键词: 林州安普道岔 林州有火车站 林州火车站地图 安到林州火车站 林州安 河南林州火车站 林州安林 林州安防 林州安林转盘 林州辛安 到林州火车站 林州辛安 学校 林州毛安春 林州东坡村安 林州路安 林州龙安店 林州安防公司 安阳林州辛安 林州知识安 林州张安军 林州 客运火车站 林州火车站 林州安空调 林州火车站排名 安阳火车站林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