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召郭晨晨

直接就一拳头打向叶轩,叶轩左手抓出去直接就抓住白的拳头,刚想要把白给甩出去,白的身子轻轻的一侧,然后左手就已经抓向了叶轩的胸口。 叶轩轻笑一声,右手快的抓出,抓住白的左手,然后双手用力一甩,白的身子就被甩飞了出去,不过白在空中的时候马上就一个翻身就稳稳的站在了地上。 “靠,老大,你怎么可以这样呢”白一脸不爽。 “怎么小白,一回来就对你老大出手,你还不爽了”叶轩看着面前的白,身上的皮肤早就已经是黝黑了,看来在战场上,这个家伙吃了不少的苦头呀。 白杨看着白,满意的点头:“小,你这次总算是没有给你老子我丢脸了。”

他还没有爆发,他正在慢慢的运用卸力的技巧来应对魏的攻击,即使此时他已经完全没有机会再抓住魏的攻击,但是偶尔能够挡住魏的攻击也让叶轩欣喜若狂,因为他相信,只要能够知道对方的攻击轨迹,那必然能够挡住魏的攻击,甚至抓住魏的攻击漏洞进行反击。 但是现在显然是不行了,又是几次攻击之后,叶轩被魏一记凶狠的长拳给打飞了出去,胸口都被打的凹陷了下来。 在魏的攻击当中,叶轩也能够感受到力量的融入,尽管十分的初级,但是魏的力量绝对不小的,人才真的是到处都有的。 叶轩躺在地上的瞬间,魏整个人已经扑了上来,右手五指成爪,直接就抓向叶轩的脖子,显然是想要一把手就捏碎叶轩的脖子,要了叶轩的命的。 面对魏的攻击,叶轩的双脚轻轻的落在地面,然后他的身子突然往后面一冲,整个人好像是轻若无骨一样的飘了起来,居然躲开了魏凌厉的一击。

山田进一凭借双手的优势居然和白打了一个势均力敌,叶轩看着这一幕,脸上浮现一抹笑意,白是时候爆了。 果然,白突然双脚闪电一般的踢出,一脚两脚,十脚,二十脚,白的双脚好像是安装了弹簧一般踢出,双手撑在地上。 山田进一已经快要挡不住了,猛然,白的双手猛地用力一撑地面,整个身子已经快无比的冲向山田进一。 白的双脚直接就绞杀过去,砰砰砰一连十几脚如同佛山无影脚一般每一脚都踢在山田进一的胸口上。 山田进一不断的后退,当白最后一脚落下的时候,山田进一飞了出去,他胸前的衣服直接就被白给踢成粉碎。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八卦宗的朴,先一步走了出去,进入论剑比武的阵法圈子。 “八卦宗,朴,前来领教邵师弟的高招。”朴背着一柄古剑,面带笑意,双手抱拳,向邵麟微微拱手。 朴与邵麟曾经一起去墟界战场历练,两人的关系还是相当不错,实力也在伯仲之间,曾经交手过三次。 朴败了一次,胜过两次。 邵麟见朴向他拱手行礼,却依旧只是背着双手,十分傲然的模样,笑道:“朴,我现在已经是界子,你还叫我师弟,应该不合适吧?”

废物少爷白叶轩总算是有些明白白的处境了,看来,白在几个大家族里面的名声都不怎么好呀,难怪风家的人不愿意嫁给他了,身为国术家族,谁愿意嫁给一个废物呀 要说白是废物也太过分了一点,不过白的身手确实不怎么样,至少在第一次见到白的时候,叶轩很轻松的就能够战胜白,尽管现在的白已经提升了许多,不过在很多人的眼中,和废物没有多大的区别。 自从离开家族到了中海之后,再也没有人敢这么说他了,白终于是彻底的愤怒了,他近乎咆哮着吼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你有什么资格知道我是什么人你连我三招都接不下的废物,看在你是白家的人,我不想和你动手,滚开。”那人声音冷厉如刀,眼神如剑一般的扫视过去。 白甚至有些不敢和这人的眼神对视,终于是愤怒的出手了,夹带着愤怒,白一拳头就重重的砸向了对方。

于是,金刚猿王重重一掌拍向洛昊。 然而,谁能想到,娇滴滴的洛蝶衣竟然也是木火双系呢? 在洛昊几乎被拍死之际,洛蝶衣一把拉了洛昊。 随着这道掌风,洛昊被洛蝶衣带着往后飞去。 近百丈的距离,洛蝶衣和洛昊一掠而过。

叶轩一直都在关注白的双手上的攻击,因为白杨的双手攻击十分的犀利,白的双手同样厉害无比,他就没有想过白的双脚会有多么的厉害。 现在看来,白的双脚比双手要厉害太多了,简直就不是一个档次的,此时白锋芒毕露,双脚快于闪电的攻向叶轩,叶轩不断的后退,白的双手好像脚一样跟着叶轩后退的脚步一直往前面前进,双腿的攻势连绵不绝。 叶轩在不爆的情况下居然制不住白,这让叶轩重新衡量白的实力,一边后退叶轩一边思考白的实力,要不是他这段时间实力不断的进步,白的实力和他爆之后的实力居然没有多大的差别,这简直就是太让人震撼了。 一个又一个的高手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些人以前去哪里了呢白杨,白,他们代表的是白家那为什么以前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呢看来要找白好好的问一问了。 叶轩刚准备爆制住白的时候,白突然泄力,整个人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刚才彻底的爆了,此时有些脱力的看着叶轩:“我果然不是你的对手,累死我了。”

天满脸通红,双眼充斥血丝,再不想要游上河面,而是反身,想要和方源拼命! “谁和你拼命?”方源松开手,又一脚,把碧天用力地踹出去。 与此同时,他也受到反向的力道,和碧天拉开了距离。 碧天脱困,微微一愣后,连忙舍弃了方源,朝着河面挣扎上去。 方源则掉头,趁机远离碧天,成功撤走。

“爸,你说哪里话呢,以前是我不懂事,现在我好歹也知道努力练功了,你放心,这次比赛我就算不能够进入前几名,至少也会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白不是废物,不会给您丢脸的。”白一脸认真的说道。 白又对白杨身后的男人喊道:“俊哥” “小,怎么和你俊叔说话的没大没小的”白杨扬起手说道。 蒋俊笑着说道:“老白,我和小是我们自己交自己的,关你什么事呀小,你这段时间表现的不错呀” “俊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以后你可要好好的指点指点我。”白笑道。

所以矮小男子等三人即便从未见过萧本人,也知道他的身份。 此刻见萧要自己过去,矮小男子心中自然直打鼓,他虽然也有道源三层境的修为,与萧相当,但他却有自知之明,别看修为相同,但真要是交手的话,恐怕用不了一盏茶功夫,自己就要被萧斩杀。 这就是出身底蕴和所学的不同。 尽管心中极不情愿,矮小男子还是磨磨蹭蹭地飞到了萧和蓝熏面前,面上挤出难看的笑容,抱拳道:“仁武宗荆力,见过萧大人,不知萧大人唤在下前来,有何吩咐!” 这个叫荆力的家伙把自己的姿态摆的很低,年纪虽然比萧大不少,修为也与萧一样,但却一口一个大人,喊的萧浑身舒坦。(未完待续!


关键词: 郭晨晨平阴 郭晨晨guochenchendonglei 郭晨晨的心情 郭晨晨的主页 郭晨晨的 郭晨晨微博 郭晨晨华新国际 南召郭晨晨 郑州 郭晨晨 郭晨晨出事 广航郭晨晨 广州民航郭晨晨 梧桐街道 郭晨晨 郭晨晨视频专辑 郭晨晨简历 郭晨晨简历 写真 嘉兴郭晨晨 郭晨晨 上海 南召郭晨晨 郭晨晨吧 南阳郭晨晨 开封郭晨晨 郭晨晨简历 成都 郭晨晨小说 郭晨晨简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