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纯紫癜药方

“字蛮好。”他说道。 杨老大夫笑了笑没说话,以张杨家的关系,他并不介意被看到药方,张家也不会拿着药方胡乱去用,同样的病症还用不同的药呢。 他继续敲打药块,张莲塘看过药方。 “果然简单。”他道,拿着药方却没放开,“这丸药叫什么?是哪位高人写的?咱们长安城有这种高人我竟然不知道。” 杨老大夫停下手。

“啧啧啧……还真的舍得。” “帝阶一品玄丹的药方,其价值可是比丹药更为珍贵。”作为炼药师的萧炎听闻,也是不由的暗暗咂舌。 作为炼药师,萧炎对药方和丹药的价值更清楚不过! 要想炼制出丹药,药方可是重中之重,而拥有了药方,在配合着药材也是足以炼制出让无数人颇为眼红的丹药。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药方,药材和丹药三者,唯有药方最为珍贵!

“融灵丹药方。”美杜莎女王慢条斯理的替萧炎解除着茫然。 “呃”嘴角略微抽搐了一下,旋即苦笑着叹了口气,萧炎手指轻弹纳戒,那卷不知道费尽他多少气力方才得到的融灵丹药方,便是这般轻巧的送到了对方手中。 纤手握着融灵丹药方,美杜莎女王妩媚的脸颊上头一次露出迫不及待的情绪,双手迅速掀开药方,美眸细细的阅读着上面所记载的融灵丹功效,半晌之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将药方合拢,纤指摆动,那药方顿时便是在其手上灵活的旋转了起来。 望着陷入沉默的美杜莎女王,萧炎心中嘀咕了几声,也只得保持着安静。 “啪!”旋转的药方,忽然轻轻打在手掌上,美杜莎女王抬起那对妖艳得让人忍不住沉迷其中的美眸,盯着萧炎,冲着他扬了扬手上的药方,道:“你应该也看过了吧?”

也就是说,苏落动过这里的药方? 常均培又细细的检查一番,终于发现了问题之所在! 那些残缺的药方被人动过! 常均培拿起药方一看,顿时气得差点失去理智! 这些残缺的药方,虽然残缺,但能被放到第三层,哪一张不是贵重的?

"那不如要药方?"紫影想起了萧炎如今可是六品炼药师,对药方肯定会感兴趣。 "药方?找妖族要?"甄妮挑了挑眉,"诸位可曾听说过妖族擅长炼药的?而且萧少手里的药方可是全大陆都要为之疯狂的,还需要去找妖族要药方?” 紫影当场噎住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接下来,众人议论纷纷,讨论了半天,还几乎吵翻了天,结果发现萧炎还真的不缺什么。无论是金钱、斗技,还是药方这些在斗帝大陆炙手可热的东西,都不在萧炎的考虑范围内,众人有些犯难了。 "没想到敲竹杠都这么有难度。"紫影喃喃道,一脸的不忿。

“唉,不管了,先打开看看再说。”萧炎一时间想不起来具体问题,当即开口道。 “轰轰轰!”萧炎调动着体内灵魂海内灵魂石中的灵魂力量对着药方而去,这一次调动灵魂力量,比起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轻松,这显然是灵魂石压缩灵魂力量的作用。 不过下一刻,一股极端恐怖的灵魂波动瞬间从药方卷轴之上扩散而开。 “好家伙,还是一卷颇为高阶的药方。”下一刻,萧炎的目光变得凝重起来,因为他赫然发现,自己此时调动的灵魂力量居然破解不开这药方卷轴,当即沉声起来,然后不断的在抽调着体内的灵魂力量对着药方而去。 想要阅读炼药药方上面的东西,灵魂力量必不可少。

药方?”萧炎闻言,也是极为大跌眼镜。 对于炼药师来说,最珍贵的东西莫过于药材和药方。 而且若是在二者之中取舍的话,相信不少人都是会选择后者。 毕竟一卷珍贵的药方,可是足以令无数代后代都是享用的东西。 “沐莹莹,等下,你这样把药方给我,就不怕我跑了?”

不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吗? 这可不是讨价还价的正确打开方式。 不过他仔细的看了百里青锋一眼后却是马上醒悟过来。 百里青锋和他们这些商人不同,他是个学生,还是那种心思单纯的学生,不然的话不会几句话就被自己将中和剂药方存在的秘密哄骗出来,这种人的大脑回路和他们这种商人完全不同。 而且他刚才说什么来着……

“当然不错,当年为了得到这张药方,那付出的代价,可是让得我现在想起来都是心痛…”眼巴巴的望着萧炎,海波东苦笑道。 “呵呵,不管什么代价,比起能让你回复斗皇的实力,那都是显得不值一提。”萧炎安慰了一声,旋即当着海波东的面,毫不客气的将这张古朴的药方,收进了纳戒之中。 在炼药界,有着一些不成文的规定,谁若是想要请炼药师出手帮忙炼制一些比较偏方的丹药,那么不仅需要自备药方,同时还必须自备材料,而且,这些药方,还得任由炼药师随意处置,即使是对方要将之据为己有,那也是正常的事情。 在炼药界,药方的制作,并非是想象中随便拿笔记录一下那般简单的事,在制作药方的时候,炼药师必须用自己的灵魂之力为墨,然后用笔做牵引,才能顺利的制作出一张合格的药方…在使用药方的时候,炼药师则需要运用灵魂之力侵入药方中,才能得到药方内隐藏的一些炼药必备的数据资料,比如,所需要药材份量的多少,火候的温和程度等等……这些东西,都是炼制丹药时极为需要注重的东西,没有这些资料,不管一名炼药师炼药术再如何出众,那也必须经过好些次的实验,最终才有可能炼制出药方所记载的丹药,不过…在这实验的过程只中,恐怕将会损坏许多珍稀的药材,这在是是极为庞大的损失。 所以,虽然海波东得到这张药方已有一段时间,不过却依然没有办法将之复制出来,当下瞧得萧炎的举动,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半晌后,只得郁闷的摇了摇头,任由这家伙将自己辛苦得到的东西,这般免费的收缴了过去。

墨尔比将准备好的药方递给了夙惊鸿:“药方我可以给你们奇林剑派,这就算我们友好的见证。” 夙惊鸿看着药方,片刻,仿佛认出了这张药方一般:“炼雷液!?” “你们认识这张药方?” 墨尔比微微一怔。 “炼雷液,很有名的一种药方,效果不凡,服用一份确实抵得上普通人一年苦修,然而,这种药物只有战将才能勉强服用,且服用周期长达一两个月,普通人虽然可以借一些中和剂降低药剂副作用,可第二次的服用周期却得延长十倍,也就是说至少一两年才能服用第二次。”


关键词: 紫癜性肾炎中药方 卢燕紫癜药方 紫癜心虚火旺的药方 单纯紫癜药方 单纯紫癜药方 健康问答 紫癜的中药方 紫癜中药方剂 卷柏紫癜方药方 单纯紫癜药方 紫癜中药药方 治紫癜的药方 紫癜肾炎中药方 治紫癜的药方 有问必答 古代治紫癜的药方 卢燕紫癜药方 北京 紫癜中药方 中药方大全 紫癜中药方 健康问答 卷柏紫癜中药方 紫癜的中药药方 卷柏紫癜方药方分析 中药治疗紫癜的药方 紫癜中医药方 紫癜肾炎 用改药方不 中药红孩儿治紫癜药方 紫癜肾炎中药药方